■新華社記者 林暉 王宇 魏夢佳
  歷經數十年論證、11年建設的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12日正式通水,北京、天津、河北、河南4個省市約6000萬人從此將喝上水質優良的漢江水。這個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調水工程能破解華北“水荒”困局嗎?
  沿線省市水夠喝嗎
  “南水北調只是為北京服務嗎?”“沿線會不會出現搶水現象?”隨著中線工程正式通水,不少沿線民眾發出類似的疑問。
  對此,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有關負責人表示:4個省市“都有水喝”。
  早在調水方案規劃之初,有關部門就根據各省水資源現狀和未來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分配了水量:年均調水量為95億立方米,河南省配額最多,達37.7億立方米,約占三分之一強,其次是河北,配額為34.7億立方米,處於渠道末端的北京和天津兩個直轄市分配的水量相對較少,分別為12.4億立方米和10.2億立方米。
  這項工程能破解北京、天津、河北等嚴重缺水地區的水荒嗎?這些地區的水務部門表示,漢江之水將大大緩解當地的水荒,但這些地區嚴重缺水的問題依然存在。
  北京市水務局有關負責人給記者算了筆賬:2013年,北京總用水量為36.4億立方米,其中生活用水量為16.3億立方米。配額中12億多立方米的漢江水到北京後的凈水量約為10.5億立方米,如果全部用於生活用水,夠近七成北京民眾一年的生活用水所需。
  遭遇污染時怎麼辦
  近年來,丹江口庫區及上游各地為“確保一江清水送北京”,千方百計保護水源地環境。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陶岔取水口的水質達到II類水標準。對此,國務院南水北調辦環保司副司長範治暉說:“在我國,三類水就可以作為飲用水源,南水北調中線水質達到二類水標準,堪稱優良。”
  有人擔心,中線全線長達1000多公里,僅僅跨渠的橋梁就高達1258座,輸送過程中發生突發污染狀況怎麼辦?京津地區能保證接收到源頭的優良水嗎?
  對這些疑問,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副主任於幼軍的回答是:“針對有毒有害危險化學品在跨越總乾渠橋梁可能發生泄漏、爆炸、翻車等突發事故造成的污染風險隱患,我們制定了多層面的水質監測跟蹤方案,一旦發現污染事故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及時採取應對措施。”
  為此,中線幹線共設置有64個節制閘、60個控制閘、95個分水閘、54個退水閘,一旦發生突發污染情況,可以分段關閉閘門,通過退水閘將渠道內的污水排出,避免“問題水”北上。目前,全線百餘座閘站經過應急演練,均可實現遠程操控。
  工程投資誰來買單
  作為世界最大規模的調水工程,南水北調的資金投入也十分可觀。記者從國務院南水北調辦獲悉,中線一期工程計劃投資2013億元,其中主體工程(含漢江中下游治理工程)總投資1943億元,丹江口庫區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工程投資70億元。
  這麼多的錢從哪裡來?來自主管部門的數據顯示,1943億元的中線主體工程資金來自四個渠道:中央投資、銀行貸款、南水北調工程基金與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
  “多龍管水”怎麼協調
  在中線工程正式通水之後,如何管好“水龍頭”、保障工程後期水量成為現實問題。
  由於丹江口水庫控制流域面積9萬多平方公里,涉及3省43個縣,條塊分割、多頭管理可能將使水源區陷入搶水“亂戰”。
  同時,靠近水源區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也被“分割”為丹江口大壩、丹江口大壩加高工程、陶岔渠首工程和中線幹線工程四部分。而負責運營管理的業主單位各不相同,分別是漢江集團、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公司、淮河水利委員會和中線建管局。
  原水利部南水北調規劃設計管理局局長、北京師範大學水科學研究院院長許新宜認為,國家應對漢江上游加強監管,可專門成立漢江流域管理局,把漢江流域特別是水源區的水量和水質統一管理起來,以確保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頭輸水安全及漢江流域生態健康。
  (據新華社北京12月12日電)  (原標題:漢江“遠水”為華北解“小渴”)
創作者介紹

seiya

ud71udqm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