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曼谷5月2日電 題:瑣憶泰國故科技部長皮拉潘博士
  作者:王貴彬
  1日一早在辦公室整理材料,同事看見皮拉潘博士的照片時突然告訴筆者:“皮拉潘部長不幸去世了。就在昨天,腦溢血。”筆者猛然一驚,完全以為聽錯了,或者我們談論的不是同一個人。確認之後,我們半晌無語。
  筆者與皮拉潘博士只有過半天的交往,卻印象深刻。那是一個多月前在孔敬大學孔子學院和益梭通技術學院共同舉辦職業院校暑期夏令營開幕式上,時任看守政府科技部長的皮拉潘博士為活動揭幕。“語言是成功之門”宣傳語和他的巨幅照片格外醒目,這是筆者第一印象。隨後,在益梭通府副府尹陪同下,皮拉潘步入會場。會場內近200師生一陣歡呼,伴隨陣陣掌聲。當時訝然這種熱烈不是造作的,看來皮拉攀在當地教育界的影響力不僅是因為官高位尊。
  皮拉攀有天然的親和力和政治家風範,致辭時棄稿不用,似牧師佈道,又似老友聊天;侃侃而談,舉重若輕。他為漢語教學培訓的優秀單位頒獎,筆者作為獲獎單位代表與他在臺上相遇。皮拉潘中等個子,身材魁梧,看起來在50歲出頭的樣子。他言談不疾不徐,握手溫暖有力,穩穩站在臺上,體諒著各個角度的拍照者。
  開幕式結束,師生回到各自教室或場地,開始預定的課程和活動。皮拉潘在眾人陪同下,饒有興趣地參觀起各個培訓活動來。走到書法教室時,孫老師正在講馬年的“馬”字在書法上的形態和演變。當邀請皮拉潘體驗毛筆書法時,他欣然揮毫摹寫了“中泰一家親”的第一個字,寫完又看了看,似乎還比較滿意。
  皮拉攀走到剪紙活動組時,王老師正在給學員講解紅雙喜的剪法。皮拉潘也坐下來,拿起剪刀和紅紙跟著學起來。雖然聽不懂漢語解釋,卻聚精會神地看黑板上的圖紙和別人的剪刀動作。有時不知道該剪掉哪裡時,也欣然接受別人的幫助。功夫不大,自己親手剪出的大紅“喜”字成形了,皮拉潘也高興的笑了起來,牽開剪紙讓同學們欣賞拍照。皮拉潘的書法和剪紙顯然談不上出色,但是他開放謙虛的心態,親民務實的作風讓筆者頗有感觸,心想他應該是一位出色的部長。
  三月驕陽似火,皮拉潘穿行在各個培訓場地間興緻勃勃,談笑風生。時近中午,午餐安排在學校食堂,菜品由烹飪專業的學生主理,簡單卻不乏精緻;服務生由酒店管理專業的學生擔當,周到而不失距離。筆者緊鄰皮拉潘落座,對面是副府尹和技術學院的阿敦德校長。
  席間閑聊,部長隨和,我們也不拘謹,大家相談甚歡。筆者向皮拉攀說起這次培訓的計劃以及優秀學員後續赴華交流的情況。他說要勉勵學生珍惜機會學好漢語,並舉例說:“我在南寧訪問時,碰到一個中國學生曾在馬哈沙拉坎學習過泰語。泰語學得很棒,我很驚訝他可以用地道的伊桑話(泰東北方言)跟我交流”。筆者想,泰國有口皆碑的服務水平和就業形勢,應部分歸功於像皮拉潘這樣的官員對職業教育的重視和對基層的知悉。
  午餐後,到食堂外送別皮拉潘。來接他的是一輛普通越野車,都沒註意到什麼車系的,只記得底盤較高。皮拉潘健步上車,就此別過。
  適逢孔子學院拍攝10周年慶典宣傳片,夏令營是孔子學院納入拍攝計劃的活動之一。皮拉潘在益梭通開幕式接受過孔子學院的專訪,在編輯和後期製作時又多次翻看採訪視頻,所以熟悉他的音容笑貌。而就在4月30日,就在曼谷,筆者等人在泰教育部彙報夏令營工作時,牆上的觸屏電視還播放著他在開幕式上的照片。不想竟猝然西去,能不痛造化無常,天不允年?
  願逝者安息,生者珍惜。  (原標題:瑣憶泰國故科技部長皮拉潘博士)
創作者介紹

seiya

ud71udqm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