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洛
   北京動物園白尾海雕在窒息的空間被囚禁著。 平川/攝影
  截至2014年2月17日8時,由“讓候鳥飛·全國護鳥網絡”與“自然大學基金”發起,《呼籲叫停大連金州灣白尾海雕越冬濕地填埋的公開信》,共有158家機構,744名公眾參與聯名,後續聯名者持續增加中,而更多的人趕赴現場呼籲工程暫停。《公開信》中所稱白尾海雕,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國際瀕危野生動物物種。
  據統計,每年到金州灣越冬的白尾海雕在24只至48只之間。今年僅有14只白尾海雕在該區域內越冬,自這14只白尾海雕降臨,現場即有不少護鳥志願者開始日夜堅守、巡護。從去年12月起,金州灣開始填海修路,機聲隆隆,引起自然保護者的不滿與抗議。該工程是“渤海公路”的組成部分。如果工程完成,將使海水斷流,使潮汐濕地變成死水並致乾涸,白尾海雕將無法再在這裡越冬,我國也就將失去這一白尾海雕唯一的集中越冬地,將是我國生態環境領域的重大災難性損失。弔詭的是,《公開信》徵集伊始,施工進度驟然加快……
  金州灣為遼寧省重點濕地,為淺海灘塗潮汐類型濕地,面積980平方公里。該轄區水域為典型淺海灘塗潮汐濕地類型,大部低潮時露出泥灘或水深在0.5米以內。據調查,發現該區域北部龍王廟段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虎頭海雕越冬地,南部王塋子段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白尾海雕越冬地。該地域還有4萬餘只織女銀鷗、黑尾鷗、灰背鷗、紅嘴鷗及部分斑嘴鴨、綠頭鴨、赤膀鴨等游禽,有的年份還有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東方白鸛在此越冬。而龍王廟段因填海建房,2006年已不再有虎頭海雕前來越冬。眾多市民發出了這樣的詰問:“一座留不下美好生物多樣性的城市,如何做國際大都市?”
  一個城市成為什麼樣,究竟跟市民有關還是無關?一個城市成為什麼樣,決定權究竟在誰手裡?
  這座承載著“建設國際大都市目標”的北方城市,曾經以城市的大草坪、大色塊聞名於世,完全違背城市綠化“三層級”原則:草坪、灌木、樹林三者中,一度灌木缺位,樹木稀少。一位朋友介紹:“老虎灘一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以前的景緻讓南方美術界的畫家欣賞不已,規劃建設後自然風貌蕩然無存,再陪人去參觀,人家索然無趣,掉頭就走。”
  大連填海工程並非今日始,最近的一次,2012年初,大連填海興建金州灣“世界最大的海上機場”。據《第一財經》去年8月披露,該項目既沒獲得國家發改委立項審批,也未經國家環保部和國家海洋局環評審批,更沒有填海手續……
  一篇《從動物園的職責論北京動物園有哪些部分該被抵制》的文章寫道:“北京動物園的白尾海雕就只有一個小籠子,沒有飛行空間,無植被,無環境可言,向公眾傳達的絕不是白尾海雕的自然習性。”籠中的白尾海雕只能扇動幾下翅膀,狹窄的空間令觀者窒息。筆者參觀的那一天,數位觀者神情黯然。我問他們是環保主義者嗎?他們說:不是。
  千百年來,北方狩獵民族流行著這樣的諺語:“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古代滿族先民把獵鷹統稱為“海東青”,包括白尾海雕、金雕、虎頭海雕等大型猛禽。而根據文字記載,白尾海雕最可能是“神雕”海東青的原型,民間有“九死一生,難得一名雕”的傳奇說法。我國金元時期甚至有這樣的規定:凡觸犯刑律被放逐到遼東的罪犯,誰能捕捉到海東青呈獻,即可贖罪,傳驛而釋。被稱為空中“鳥類王者”的白尾海雕雙翼展開最長可達兩米,矯健、飄逸、孤傲,憑藉這樣一雙翅膀,它搏擊長空,捷如掠影。這個失去棲息地的王者,也將不會有它天空的蹤跡。
  “人定勝天”,大連填海工程引起了公眾的強烈反對,“即使需要海上築路,也應該採用架橋方式,填海式海上築路無疑是災難性行為”。當地巡護者說:“留住白尾海雕,就是留住一個城市的奇跡。”但問題在於,以“世界最大的海上機場”作為參照,對於一個城市的執政者而言,他們需要“留住白尾海雕”這樣的奇跡嗎?  (原標題:孤傲的空中王者破碎的棲息地)
創作者介紹

seiya

ud71udqm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