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橋街 地鎖密佈像“雷區”
新興東巷 兩車相遇只能“頂牛”

信建里社區 一串地鎖密密麻麻
華豐衚衕 老人出行容易被絆倒
  2013年11月9日訊,北京,11月5日,北京市政府常務會原則通過《北京市機動車停車管理辦法》。辦法嚴令禁止車主私設地鎖,其中私設地樁、地鎖違規占用停車位的行為被明確禁止,並將面臨最高5000元的罰款。當事人不在場,執法部門有權強制拆除。為方便自己停車,隨意在路邊設置地鎖,對道路通行造成影響的同時,也致使公共停車資源被占用,此類現象屢見不鮮。另一方面,老舊小區由於建設年代早,車位規劃無法滿足目前需求。老舊小區一般缺乏物業公司管理,部分社區採取自治方式規範停車,但由不收費變成收費停車場時,居民阻力比較大,因此亂停車問題尤為突出。針對上述問題,記者深入部分老舊城區,探訪那裡的私裝地鎖狀況,希望這裡停車難、亂停車的問題儘早解決。
  地點1 半步橋街 地鎖密佈像“雷區”
  昨天,記者來到了西城區半步橋街,這條街上地鎖密佈。在整條馬路的東側便道上,行人幾乎無處下腳。一排排私家車讓行人便道變得像迷宮一樣,車與車之間的距離最窄不過半人寬,行人們在便道上大多只能迂迴前進。每一輛停放在便道上的私家車下,都有一到兩個地鎖。因為這些地鎖類型各異,排布散亂,周圍居民戲稱“雷區”。
  居民張大爺說,這些地鎖得有三四年了,城管、居委會不是沒管過,但效果不明顯。“拆了一撥又裝一撥,拆的永遠沒有裝得快。”張大爺搖著頭說,近一年來,基本上沒人再來監督安裝地鎖的事兒了,車主們更加隨心所欲。如今的行人便道已經成了停車場。要麼地上有車,要麼地上有鎖,沒塊乾凈地兒。
  張大爺正發著牢騷,老鄰居過來打了個招呼,聽張大爺聊的話題,也挺感興趣,“您還不知道嗎?有新政策啦,以後再裝地鎖,能直接罰5000,看誰還敢裝。”“能管用嗎?這麼多人,罰誰呀?”張大爺懷疑地又搖了搖頭。
  地點2 新興東巷 兩車相遇只能“頂牛”
  新興東巷是西直門外大街北側一條東西走向的小衚衕,別看衚衕不深,路兩旁裝的地鎖卻有20多個。原本夠讓兩輛大車相向行駛的衚衕,有3到5米的寬度被一整排地鎖搶走了。可是衚衕里還有個垃圾站,垃圾車每天要進出三四趟。此外,還有一座鹽庫,每天也有大車進出。一旦兩輛大車相遇,只能讓一方先倒車,所以衚衕里堵車的情況經常出現,這也讓居民叫苦不迭。
  在附近辦公的王先生說,他多次向相關部門反映問題,但效果不明顯。新的管理辦法出台以後,他心裡算是有了底,“5000塊錢的罰金,總不會有人想以身試法吧?”
  地點3 信建里社區 一串地鎖密密麻麻
  信建里社區緊鄰半步橋街,牆外的路上滿是地鎖,一牆之隔的社區里也強不到哪兒去。沿著社區的北牆,一串新老不一的地鎖密密麻麻,有的已經壞了,基座卻還留著。有的人則為了保險,緊挨著裝了兩個地鎖。
  社區里,倆大哥正議論著新出台的停車管理辦法。一位說:“我看新聞了,5000塊錢罰金是挺高的。我要是只裝一個鎖,憑什麼就夠那5000的檔了?”“罰500也不值啊,您這一個鎖才60多塊錢。”聽對方這麼說,這位立刻反駁:“你看見我裝鎖了麽?鎖上有我名麽?”
  地點4 華豐衚衕 老人出行容易被絆倒
  華豐衚衕位於鐘樓的西北側。與周邊區域比起來,這裡私裝地鎖的情況最嚴重。
  就在記者採訪時,正好碰見這樣一幕:一位大爺一手拎著一袋水果,另一手拿著報紙,邊走邊看。突然,後面來了輛電動車,聽見身後有動靜,老大爺本能地往旁邊一躲,結果恰巧拌在地鎖上,險些摔倒在地。大爺定了定神說:“衚衕里的地鎖真該管管了,這些東西買的輕鬆,裝著方便,拆就難了,好多人為了防拆還把地鎖的螺絲口用水泥堵上了。現在,整條衚衕里好鎖壞鎖一大堆,壞的拆不掉,新的見縫插針。你們媒體快報報吧,到時候,我把你們的報紙糊在衚衕牆上,有政府出台的辦法管著,誰再裝就罰誰!”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seiya

ud71udqm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